当前位置: 首页 > >

陆航高颜值女飞图片 中国陆航第一飞

发布时间:

  在直升机王国里,飞过几种直升机的人已不多见。然而,在陆航这一崭新的兵种里,却有一个王牌飞行员。他有34年的飞行生涯,飞过40种直升机,安全飞行4000多小时,执行急难险重任务100多次,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第一……这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他就是马湘生。提起他,很多人不会感到陌生。早在国庆50周年阅兵中他就成为闪光的亮点,获“陆航第一飞”殊荣。然而,在他背后的故事和传奇的人生经历,却更耐人寻味。
  
  甘当“铺路石”
  
  1986年12月,陆军航空兵作为一支崭新的兵种,走进了我军诸兵种的行列。作为新组建的新兵种──陆军航空兵,在初建时期百业待兴。如何加强陆航新兵种的建设与发展,怎样尽快形成战斗力,这是摆在每个陆航“创业人”面前的一个迫切而又艰巨的任务。在新兵种创建的日子里,他们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陆航人”精神,为新兵种的建设辛勤耕耘,无私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甘当新兵种建设的“铺路石”。马湘生就是其中的一名突出代表。
  1985年4月,马湘生从北空调到陆航,先后负责组建某集团军直升机大队和陆航新机种改装大队的工作。在此期间,围绕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发展、壮大、尽快形成战斗力等重大问题,他认真钻研,刻苦学*,积极探索。他认为,提高我军联合作战能力是陆航建设发展的奋斗目标和主攻方向,陆军航空兵的任务就是在联合作战中,根据作战需要,充分发挥武装直升机机动灵活,超低空火力突击性强的特点和优势,形成自己的“杀手锏”。为陆航直升机尽快形成战斗力,他刻苦钻研飞行技术和战法战术,为尽快缩短与外军陆航的距离,1988年1月至11月,他受组织委托,满载着中国陆航的希望,率组先后赴法国航空航天语言中心、法国宇航公司、法国陆航战术应用学校进行法语培训、专用武装直升机理论培训、驾驶技术培训和侦察、反坦克战术飞行培训等。并在随后几年中考察了法国、美国、意大利等国家的陆军航空兵。他把所学到的知识运用到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建设之中,为中国陆军航空兵尽快形成战斗力奠定了基础,贡献了力量。
  几分耕耘,几分收获。马湘生将军的军旅生涯是辉煌的,他出色地完成了*俅尉卵*和抢险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多次受到军委领导同志的接见和表扬。在4000多小时的飞行中,他先后创造了“十个第一”:
  第一批空军特级飞行员;
  第一批陆军航空兵飞行员;
  第一任集团军航空处长;
  第一位陆航武装直升机飞行员;
  第一批出国学*考察的陆航飞行员;
  第一位驾驶直升机机型最多的飞行员;
  第一位驾驶直升机准时到达天安门执行紧急任务的带队长机;
  第一位驾驶武装直升机发射导弹命中靶心的飞行员;
  第一位为军委首长进行武装直升机特技飞行表演的飞行员;
  第一位驾驶国产武装直升机飞越天安门,接受党、国家和军委领导同志检阅的军职带队长机。
  
  危难之时显身手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马湘生作为担任领导职务的飞行干部,他总是超负荷工作。*时既要处理局里的日常工作,又要为陆航的建设发展进行谋划,还要挤时间完成所规定的飞行训练科目。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作为一名特级飞行员,对每个飞行训练日,他都是从难从严,全神贯注,一丝不苟,高标准、高质量地去完成。他就是凭着这种对飞行事业的执著追求,练就了一身过硬的飞行本领。所以,每当关键时刻,他总是能够大显身手。
  1990年夏天,在全军“三大条令”集训期间,军委首长决定,让新组建的陆军航空兵参加空军统一组织的飞行表演,以检阅陆航新兵种组建三年多来的训练成果。为圆满完成任务,充分展示训练成果,陆航局党委决定由马湘生同志率机群参加飞行表演,并担负单机特技飞行表演任务。当马湘生驾机腾飞在观礼台上空,进行各种高难度动作表演时,前来观摩飞行表演的军委领导和参加集训的各大军区、各军兵种的领导同志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盯在了马湘生驾驶的那架直升机上。他凭着娴熟的驾驶技术在机场上空进行了特技飞行表演。只见他在空中完美无缺地、高质量地完成了掠地飞行,高度10米、坡度60度的低空大坡度盘旋,摆脱“敌机”追踪,以及悬停等各种机动动作。瞬间在场的人们都惊呆了,他们不相信直升机竟有如此惊人的性能,更不相信陆航有这么出色的飞行员。这是陆军航空兵自组建以来,第一次接受军委领导的检阅,并第一次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受到军委领导和大家的高度赞扬。
  1992年9月,为保证巴黎-莫斯科-北京国际汽车拉力赛的圆满完成,军委决定由陆航出动十多架直升机担负拉力赛的保障任务。在执行任务期间,陆航直升机飞越沙漠,横跨峻岭,完成了从空中摄影、紧急救护到人员运输等大量任务。由于某种特殊原因,在执行任务期间,组织上临时决定由马湘生从北京驾驶轻型直升机火速赶赴甘肃境内,担负空中梯队带队长机。此时,马湘生正在办公室,接到命令后,家也未回直接奔向机场,迅速起飞。他在驾机穿越滕格里沙漠途中,天气骤变,时而暴风骤雨,时而云雾缭绕,时而飞沙走石……在低碎云高不到30米,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为准时、安全飞赴保障地点,他们克服重重困难,穿云破雾,避险保安,在不到20米的高度沿着铁路飞行,及时到达了指定地点,并立即担负了难度最大的任务,即负责法国记者的空中摄影任务。为了保证摄影效果,需要直升机在10米左右的高度飞行。在气象和地形条件极为复杂的情况下,在如此低的高度长时间飞行,危险性极大。但是,马湘生和机组的同志们,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圆满完成了此项任务,受到了汽车拉力赛组委会和外国朋友的一致好评。
  1995年冬,武警“保障有力”汇报表演在北京某地举行。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军委委员傅全有、于永波、王克等观摩了表演。在汇报表演中,马湘生同志出色地完成了武装直升机配合武警低空追捕歹徒的任务。他精湛的技艺,精彩的飞行表演,受到了江主席等军委领导同志的高度赞扬。
  
  心系灾区
  
  马湘生同志,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帮人民之所需,哪里发生了灾情,哪里的人民群众财产受到威胁,只要有空中支援的任务,他都主动请缨,要求参加。
  1978冬天,一场历史上罕见的暴风雪席卷了内蒙古大部分地区。连续十几天的降雪,吞噬了莽莽草原,有的地方积雪厚度高达2米以上,路面被积雪堵塞了。在摄氏零下40度的严寒中,牧民和牲畜缺吃少暖,缺医少药,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此时,由于大雪封山,道路被堵,支援物资不到位,有些牧民只好将自己心爱的蒙古包烧了取暖。牲畜被冻死、饿死的不计其数,甚至严寒已威胁到蒙古同胞的生命。紧急关头,马湘生奉命随直升机群,及时到达受灾地区。他们顾不上休息,立即投入到抢险救灾的战斗中。经过30天的艰苦奋战,先后飞赴锡林浩特、呼和浩特、二连浩特、乌拉特后旗、乌拉特中旗、苏尼特右旗、苏尼特左旗、阿巴嘎旗、东乌珠穆沁旗、西乌珠穆沁旗等地区,运送各种救灾物资,抢救冻伤群众……被救的群众眼含热泪,望着解救他们的飞机和飞行员及送到手中的救灾物资,不时高呼“解放军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之后,他们的事迹在内蒙古草原广为流传,地方新闻媒介多次报道了他们的英雄事迹。
  
  给导弹安上“眼睛”
  
  从古至今,从中到外,任何一个军队、一个兵种战斗力的强弱,不仅要看武器装备的优劣,更重要的是看战斗人员的素质。中国陆军航空兵组建较晚,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较大,要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就必须建立一支强大的中国陆军航空兵,全面提高武器装备质量,加快人才素质建设。在这个问题上,马湘生在实践中进行了完美的结合。他多次参加军事演*,均以优异的成绩圆满完成了任务。为此,他的胸前一次又一次佩戴上了金光闪闪的军功章。
  1991年4月,我军在徐州地区进行了装甲进攻演*。陆航参加这次军事演*的总带队长机是马湘生同志。当“蓝军”与“红军”激战正酣之时,“蓝军”凭借铁甲优势,向“红军”袭来,“红军”处于劣势,急呼直升机火力支援。马湘生接到命令后,带领武装直升机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蓝军”坦克群侧翼。直升机吐出道道火舌,导弹象长了眼睛似的,直穿“蓝军”坦克心脏,倾刻间,“蓝军”坦克群全部覆没。在直升机的及时支援下,“红军”转危为安,转败为胜。演*后,马湘生又在演*现场进行了单机战术掠地飞行表演。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看完演*和单机表演后,给予了高度评价:“陆航初露锋芒”。
  武装直升机对活动目标实施打击,是一个高难度训练科目。马湘生在国外学*期间,外国飞行员曾对他说:“你们中国的直升机打靶训练,只能打固定目标,不能打活动目标,因为你们没有现代化的靶场,无法打活动目标。”马湘生对外军人员说:“打固定目标和打活动目标是我们自己的训练科目,你们能干的我们能干,你们不能干的我们也能干,你们等着瞧吧。”
  从法国引进武装直升机后,法方按合同要求派出专家来华培训中国陆航首批武装直升机反坦克导弹射手。鉴于当时特殊任务的需要,陆航决定打破常规,先进行活动目标的打靶,再进行固定目标的打靶。法国教官坚决反对,并反复强调:“首次实行打靶,只能先打固定目标,要打活动目标是不可能的,何况你们的靶场条件那么简陋”。马湘生态度坚决地对法国教官说:“固定目标打不中是你们的培训质量问题,活动目标打不中没有你们的责任,装备是中国陆航的,由中国陆航来决定。”马湘生满怀着为中国陆航、为中国军队争光的雄心壮志,在没有现代化靶场的情况下,把钢丝连接在两根矗立的水泥杆之间将靶标放置在钢丝上,并用电动绞车控制运动速度,使固定靶标变为活动靶标。经过长时间的刻苦训练,马湘生终于在用导弹打活动目标射击训练中第一个命中目标,创造了以武装直升机第一枚导弹发射命中活动目标靶心的记录。
  法国教官在机上目睹了导弹发射的全过程,激动的用双手拍着马湘生的肩膀高喊:“WELL DONE!”(好射手,好射手!)
  
  洋人面前呈英豪
  
  马湘生同志自空军飞行员改为陆航飞行员以来,先后驾驶过法国“云雀”Ⅱ、“松鼠”350A、“松鼠”350B、“松鼠”350B2、“海豚”、“黑豹”、“小羚羊”341、“小羚羊”342M;EC-120、“超美洲豹”MAK-2、“美洲狮”、“美洲狮”100;美国贝尔206、贝尔222、贝尔230、贝尔212、贝尔412、贝尔406、“休斯”530、“休斯”50MG、“黑鹰”、TH28、280FX、TH67;俄罗斯米8、米17、米171B、米17B5、米35、卡-28、米171;德国BO-105;意大利A109、A129;国产直五、直八A、直九、直九W、直九G、直十一等40个型号的直升机。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飞行员称他是一位难得的高素质优秀飞行员。
  1993年10月,美国恩斯特龙公司从美国空运TH28军用教练机来华参加民用航空飞行表演。当时,我国武汉市政府下属一家公司准备购买此种直升机。为检验此种直升机的性能和质量,需要进行飞行表演,表演场地选定在沙河机场。我军军方规定,飞行表演前不许外方人员进入沙河机场,必须由中国飞行员将美国直升机驾驶到沙河机场。武汉市政府找到陆航局的领导请求帮助。为支援地方航空事业,在时间十分紧迫的情况下,经局领导研究决定,要求正在其他机场对美直升机作必要的体验飞行的马湘生同志,在完成任务后直接转场参加飞行表演。
  登机前,美国恩斯特龙公司飞行部长对马湘生说,这种直升机过去你没飞过,能飞得了吗? “试试看。”马湘生说。 “我飞过2000多个小时。”飞行部长骄傲地说。 “我飞过3000多个小时。”马湘生说。 “我过去是美国陆航上校。”飞行部长说。 “我是中国陆航的大校。”马湘生说。
  经过一番舌战后,马湘生旋即登机,在空中做完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后,将直升机双橇稳稳地落在跑道标有H字样的标志线上。美国这位飞行部长赞赏地用右手不断地拍着马湘生的左肩,嘴里连续说着:“Very good pilot!”(飞行员)。
  
  直升机的“急救师”
  
  作为一名飞行员,最忌讳、最担心、最害怕的是飞机在飞行中出现事故。一旦出现事故时,能够及时调整心态,果断处置,化险为夷,转危为安,这样的飞行员才是合格过硬的飞行员。马湘生曾经让“断气”的直升机在空中复活,被大家誉为飞行事故的“急救师”。
  我国南方的天气,一到夏季阴雨连绵,细雨霏霏是常有的事,也算是正常的气候现象。台风登陆、暴风骤雨,这也不是罕见的天气现象。马湘生在南方驾机执行任务时,在空中曾遇到了一次严重结冰现象,险情直接威胁着他的生命和直升机安全。用他自己的话说,空中遇险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是因势利导,化险为夷;另一条是人为的造成复杂局面。
  那是发生在1977年7月的一次飞行。马湘生在轮战值班期间,一次在福建山区,直升机在高度2700米的云中进行转场飞行,途中,遇到了罕见的严重结冰。瞬间,直升机驾驶舱玻璃被结冰挡住了视线,旋翼空速管结冰,使速度表的指示无法判断。更要命的是旋翼结冰后空气动力性能被破坏,旋翼转速迅速下降,直升机在空中失去了*衡,机头一个劲地往下扎,并左右倾斜摇摆,操纵驾驶杆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整个直升机就像一个断了线的“秤砣”,从2700米的高度直往下掉,情况十分紧急,险情迫在眉睫。瞬间,马湘生和机组人员将面临的是机毁人亡的考验……
  此时此刻,马湘生沉着冷静,手握不听使唤的操纵杆,全力稳住飞行状态,与“死神”作最后的拼搏与较量。当他驾驶直升机从2700米掉到低高度冲出云层后才算脱离了危险的结冰区,直升机驾驶舱玻璃上结的冰开始融化。刚闯出空中结冰的险区,万万没有想到又面临着直升机撞山的危险。真可谓“祸不单行”啊!此时,马湘生当机立断,掉转机头,避开正面撞山的威胁,使直升机顺山谷而下,赢得了时间和高度,当冰凌融化直到直升机的性能基本恢复,他又充分利用江河走向钻山沟进行超低空飞行,当他驾驶直升机终于降落到目的地时,在直升机发动机进气道口仍然结着一层厚厚的冰。当战友们看到直升机安全落地时,一颗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马湘生走出座舱时,战友们纷纷跑上前去,热泪盈眶地与马湘生拥抱。
  直升机的旋翼被称为飞行员的生命线。如果旋翼在飞行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
  1979年3月,在进行直升机载重飞行训练中,机上装满了水泥块。马湘生在空中完美无缺地完成了载重飞行训练的四个起落后,在第五个起落下滑至着陆前的低高度飞行时,突然直升机的旋翼配重条被甩出,情况十分危险。旋翼配重条的作用是保证直升机旋翼重心靠前,锥体*衡、正常挥舞,如果直升机配重条甩出,就会造成旋翼上下挥舞幅度迅速加剧,以至打到直升机尾梁,酿成直升机空中解体,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马湘生同志凭借*时的飞行经验,果断处置险情,在旋翼配重条甩出的瞬间,快速落地并以有力的驾驶杆操纵配合,不使直升机翻倒,同时关闭发动机,切断旋翼加剧挥舞的动力来源。直升机由于动力消失,反作用力矩突变,在机头偏转180度后,摇摆现象逐渐缓解至消失。马湘生走出座舱查看直升机时,发现直升机旋翼配重条甩出的旋翼桨叶尖部有一个大窟窿,直升机尾部扭转变型,飞行图囊掉在货舱里被水泥块砸得粉碎……马湘生凭着高超的飞行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果断处置了一场机毁人亡的飞行事故,受到上级的表彰和高度赞扬。
  
  国庆阅兵现辉煌
  
  1999年10月1日,陆航机群参加建国50周年国庆阅兵飞行表演,要求他们从第一架直升机进入天安门广场上空到最后一架退出的时间必须是40秒。这40秒凝聚着参阅飞行员辛勤汗水和高尚无私的奉献精神,以及无尚光荣的自豪感和荣誉感。为确保这40秒的飞行表演万无一失,在马湘生的带领下,他们在地面苦练,在空中精飞,以“阅兵第一、质量第一、安全第一,一秒不差、一米不差”的要求,认真抓好飞行训练。
  为确保这40秒万无一失、米秒不差,作为担任总带队长机和负责陆航训练工作的马湘生同志,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他变压力为动力,从抓计划、抓质量、抓安全入手,认真抓好飞行训练。无论是在动员会、讲评会还是技术研讨会、形势分析会上,他都力求在飞行中精心组织、精心实施、苦练精飞、一丝不苟,把每一次训练都作为国庆阅兵受阅,所以必须做到一秒不差、一米不差,做到空中飞行保持队形的一流水*,飞行技术的一流水*,以精湛的飞行技术和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来完成这一光荣而重大的政治任务。
  为了使飞行训练上质量、上水*,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飞行训练上。开训以来,白天顶着炎炎烈日泡在外场。在空中飞行,座舱里的温度有时高达摄氏50多度,飞行一个场次下来,全身被汗水浸透。合练、预演期间更是上午、中午、下午,一天飞行若干次,晚上还得加班研究准备第二天的飞行任务和熬夜处理所分管的工作。由于过度疲劳,他的胃病复发了,7月份体重掉了3公斤,但他仍然带病坚持飞行训练。对此,大家深受感动,在他的感召下,全体飞行人员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顽强战斗作风,苦练精飞。
  为了确保直升机队形始终保持一条直线,不出现任何偏差,在训练中他主动克服没有参照物等多种困难,有时专门飞在最后一架直升机上指挥,对每架直升机在飞行中出现的动作误差,如飞偏了、左了、右了、远了、*了、高了、低了等都进行了一一纠正。飞行后又经常召开各种类型的技术研讨会,研究技术难点,传授飞行经验,制定有效措施。经过他的传帮带和大家的刻苦训练,确保了整个编队机群威武雄壮,完美无缺。为了使这次国庆飞行表演万无一失,以实际行动展示陆军航空兵的风采,接受党和国家、军队领导同志的检阅,他把全部心血都用在飞行训练上。在2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几乎没有假日,也很少回家看望亲人,年迈的老母病重他顾不上看望,只委托妻子在身边照顾;孩子大学放暑假,他也顾不上找孩子很好地谈谈话,他把整个心身全部倾注在飞行训练上。整个训练下来,人也消瘦了许多。大家心疼地说:“马副局长太辛苦了,为了确保这次国庆阅兵任务万无一失,你连命都豁上了。”他总是笑着说:“人生能有几回搏。为了展示陆航雄风,迎接新兵种的大发展,为了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这是我一生中最有政治意义和生活价值最高的一件事情,再苦再累也值得。”
  
  与时俱进谋发展
  
  马湘生是一位敢于挑战自己、挑战时代的军人。在34年的飞行生涯中,他历尽艰辛,闯过了道道险关,经历了数次生死考验,终于把自己锻炼成为能飞40种机型、具有四种气象飞行能力的特级飞行员。
  今年初春,马湘生走马上任陆航局局长,他姓马,又巧逢马年,可谓马年大吉。但他丝毫没有沉浸在职务升迁的喜悦之中,而是深感自己肩负的重担,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他说:“傅全有总长讲陆航前16年是打基础,现在是发展的时候了。陆航过去是我要发展,现在是要我发展,形*羝劝。 蔽胶降慕ㄉ璺⒄梗示∧灾拖褚徊考幼懵砹Φ幕鳎煌5乇寂埽皇巧钊胍幌叻尚胁慷樱褪堑椒尚谢蚝Q迪殖。灰蛔吕床皇茄*就是批文件,常常工作到深夜,难得有点休息时间,他实在是太累了。
  陆军航空兵作为“低空杀手”,在历次局部战争,特别是阿富汗战争、海湾战争和车臣战争中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未来如果进行渡海登岛作战,它可凭借其广泛的适应性和独特的作战能力,不仅能为地(海)面部队提供强有力的*距火力支援,而且能运载登陆突击部队跨越海峡和敌岸滩头阵地,实施垂直登陆,为决战决胜创造有利条件。为加快这一兵种的发展,他主张以军事理论为先导,以军事斗争需求为牵引,以人才培养为龙头,以主战装备发展为基础。首先是突破常规模式,实现陆航跨越式发展,摆脱陆军地面机械化发展的被动局面,由地面机械化发展直接向空中机械化方向发展,使地面部队插上钢铁翅膀。其次,要坚持以打赢为目标,以提高战斗力为标准,注重空中火力突击能力,加强武装直升机的发展。他说:“越是和*时期军队多年不打仗,我们越是要增强军队的职能意识、忧患意识。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没有一支英勇善战的人民军队,就不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的,就不能在未来的高技术作战中克敌制胜。”再就是借鉴外军建设的经验,结合陆航建设的实际,把发展的重点放在陆军一线部队,加大集团军陆航部队的发展力度。只有这样,才能使集团军陆航部队的作战使用、野战保障和陆军诸兵种联得上、合得成、打得赢。
  为迎接新的挑战,他把目光瞄准未来高技术战争,从国外陆航的发展中吸取营养,从海湾战争中吸取教训,不断研究和探索陆航直升机的战术战法,先后在《军事学术》、《外国军事学术》等多种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其中,《法国陆军航空兵的战术飞行》一文获得了军事论文一等奖。马湘生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七次,二等功一次;飞行机组荣立三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他在国外培训期间,曾获得过20多枚奖章。
  责任编辑:京 勉 ■



友情链接: